鸟嘴医生,中世纪离死亡最近的人

2020-03-10 05:03:39 环球时报 2020-03-10

王潭

头戴黑色帽子,身穿涂蜡的黑色大袍,手戴手套并持一根木棍,最显眼的是脸上的鸟嘴面具,长长的鸟喙里另有玄机,这就是中世纪的“瘟疫医生”,也被叫作“鸟嘴医生”。他们行走于黑死病横行的欧洲,由于这身特制的服装,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自己,也防止感染他人。身染疫病的人们既对鸟嘴医生心存恐惧,却又盼望着他们的到来。

法国医生的发明

中世纪的欧洲曾经暴发大规模的“黑死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鼠疫,它是一种烈性的传染疾病,死亡率极高,主要的传播源是老鼠,这场瘟疫横扫整个欧洲大陆,所到之处,死亡人数无法估计。文艺复兴时期作家薄伽丘写道:“鼻血是死亡的前兆。男人和女人先是在大腿内侧和腋下生出无名的肿块,有的像苹果和鸡蛋一样大……肿块从这两处地方蔓延到全身。然后出现黑色斑点,尤其是手臂和大腿上,密密麻麻;几乎所有出现症状的人三日内必死,侥幸活着的人聚集到安全的房子里,把自己关起来,小心翼翼地苟活。”在一些地方,“尸体大多像垃圾一样被扔上手推车”。这期间,大量的尸体需要处理,而这些工作很多是由医生负责完成的。当时人们并不知道鼠疫是由细菌引起的感染,为了隔绝尸体的腐臭,当时医生用麻布或者棉布来遮掩口鼻,有点像今天的口罩,但效果显然非常有限。因此,大量的医生被传染死亡。

1619年,一位名叫查尔斯·德洛姆的法国医生发明了一身防传染的医生套装,从头到脚将医生包住,这大概算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防护服了。这套服装包括一顶可以将头发藏进去的宽边帽,一副鸟嘴形的面具,一套几乎可以罩住全身的长袍子,它由浸过蜡、羊脂的油布做成,可以防止医生被病患的血液、体液感染。有的是皮做的,上面打蜡,蜡在当时被认为是可靠的表面密封材料,用来保护身体。长袍里面是皮裤,同样打蜡。手套和鞋也都是皮制,手腕和脚腕处用绑带扎紧。

500彩票这其中,长长的“鸟嘴”设计可谓内涵丰富,首先它能让医生与病患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其次,里面还填充了很多香料和草药,通常是薄荷叶、丁香、樟脑、玫瑰花瓣和龙涎香等香料的混合物。当然,不同的医生也会有些自己的“秘方”。那时人们普遍认为传染病死亡的人是“不洁”的,其散发出来的臭味可以传染疫病。而鸟嘴下方开小孔帮助呼吸,里面的填充物则可以使医生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能经过芳香物质的过滤,同时还可以控制病菌入侵,起到了一定的防护作用。甚至有人说这是最早的防毒面具。面具上眼睛的位置由透明的玻璃制成,防止病人的口水喷溅。面具的鸟喙部分是银的,因为银可以避毒。医生手中的木杖则用来掀起病人衣物或床单,避免与病患直接接触。可以说,在当时的年代,鸟嘴服还是具备一定的科学道理和实际用途的。

至于面具为什么设计成鸟嘴形象,有分析称,在当时人们的观念里,携带瘟疫的恶灵常常隐蔽在鸟的身上,而这些鸟会被形象更加凶恶的鸟嘴面具吓跑。

瘟疫医生的标志

这套鸟嘴的防护装备从最早出现的巴黎流传到整个欧洲,久而久之,它成了瘟疫医生的标志性服装。瘟疫医生们穿着鸟嘴服穿梭在欧洲的大街小巷,他们来去匆匆,很少与人交谈,一方面保持了神秘的形象,更多的是为了防止感染他人。而人们看到身穿这种衣服的人也都会躲得远远的,因为鸟嘴医生来到谁家,就意味着这家有人要死了,人们看到他们就像是看到死神一样恐惧。

其实,人们害怕的不是鸟嘴医生,而是鼠疫。这种传染病当时在欧洲几乎无药可救,一旦得上,基本上必死无疑。而且患病者还会被隔离起来,孤独地死去。而这时,鸟嘴医生就成了鼠疫病人活下来的唯一希望,也成了很多病人临终前最后看到的人。

500彩票由于病患众多,加上很多医生被感染死亡,医生行业的缺口非常大,于是很多乡镇重金招募瘟疫医生,而这些受雇的瘟疫医生并不都是学医出身,他们通常不具备高明的医术,多是些对医学一知半解的人,甚至包括不少临时抱佛脚的业余人士。在记载中,甚至有的瘟疫医生入职前是卖东西的小商贩。

在当时,对瘟疫医生来说,治疗鼠疫并不需要特别的技能,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放血疗法,他们认为只有把得病的血液放出来,人才能恢复健康。于是他们先把病人身上的血泡挑破,在伤口上敷些草药,再将蚂蟥、青蛙等动物放在伤口上重新平衡体液。瘟疫医生还会用手中的木杖鞭打病人。在迷信的古代欧洲,瘟疫被认为是上帝的神罚,瘟疫医生手持木杖击打病人,也被认为是在为病人驱除罪孽,驱赶恶魔。

现在看来,对于鼠疫患者来说,瘟疫医生能做的救治相当有限,多数时候他们起到的只是护士的作用,照料病人,并为政府记录死亡数字。在那之后,瘟疫医生的工作逐渐演化为见证死亡和帮助解剖,他们还是欧洲当时极少数可以解剖尸体的群体,也是许多病人临终前忏悔和诉说遗言的对象,久而久之,人们就留下了逢死亡必有瘟疫医生到场的印象。

成为一种流行文化

瘟疫医生的鸟嘴造型虽然并不容易让人亲近,救护水平也许不高,但他们正是与死神搏斗的一线人员,是距离死亡最近的一群人。

直到18世纪,鼠疫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瘟疫医生的工作也已由更加专业的医生、护士、验尸官、志愿者甚至神学工作者来承担,但鸟嘴医生的形象并没有消失,而是成了人们缅怀过去时代的象征,成为一种文化符号,出现在各种书籍、影视作品和游戏之中。如今,在西方每年的狂欢节、万圣节等节日活动中,也经常能看到人们打扮成鸟嘴医生的形象。▲